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九龙天棺_ 第十八章 马军之死-

时间:2021-03-01 18:0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雨沐石小说九龙天棺 第十八章 马军之死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我?我是卓然啊!咱们......”我已经有点被他说懵了,但是我的脑子里瞬间闪过一个念头,我意识到马军的话很可能不是无的放矢的胡言乱语,也许就和那些围绕在我身边的秘密有关!



    我立刻凑近了马军,盯着他问道:“咱们之间到底有什么不一样?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秘密”



    马军惨兮兮的笑了笑,“我上辈子做错了什么,这辈子让我遇到这样的事情!”说着,他转头看了看我,目光有些呆滞,“你我到底有什么不同?”马军忽然间嘿嘿一笑,指了指自己,“我就像是一个一次性打火机,眼看生命耗尽,无能为力!你不一样,你还有机会。可是,”说道一半马军忽然间不能自已的笑了起来,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可是......有机会......有机会又有什么用呢......无非也是尘归尘,土归土......就好像风......飘散在这.....空气中......哈哈哈.....”马军已经笑的趴到在了床上。



    我有些急了,一把将他拉了起来,“你到底在说什么!”



    马军收起了笑容,很认真的看着我,“我们终将会重新回到那里去!”



    “那里?”我抓住马军的肩膀要摇了摇,“回到哪里去?你把话说清楚!!!”



    马军的转头,有些茫然的看向前方,“你看不到吗?黑暗中的那一片混沌,那是一个世界连接另一个世界的通道。你站在悬崖的边上,只要轻轻一跳,融入那白色的雾气中,你就会回到你原本来的地方。”



    乍一看马军好像是在胡言乱语,可奇怪的是,我听着马军的讲述,竟然也有了一种熟悉的感觉。我心里暗自惊恐,难道马军说的是真的,我怎么也会有这样的感觉, 但是很快我就意识到,我之所以有这样的感觉,是因为我到过类似的地方, 因为我感觉马军所说的这个地方,很像是描述虚阒之眼!



    我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你,你到过虚阒之眼?”



    马军有些迷惑的看着我,“虚阒之眼?那是什么地方?”



    从马军的表情中,我可以看得出来,他真的不知道这个地方,但是为什么他所描述的地方和虚阒之眼如此相似呢?我不相信这是巧合。我忽然间再次想起了很长时间之前,二叔跟我讲过的那个关于马军的经历。马军今天的这种表现,以及他的变化,很有可能都跟的那年祁连山的那次经历有关。



    我沉吟了一下,然后一字一字慢慢的对马军说道:“马叔,当年在祁连山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我这句话一问出去,马军呆了一下,紧接着全身就像触电一样的哆嗦了起来。我被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马军已经一下子倒在了床上,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我不会二叔那样把脉,于是赶紧直接伸手摸了摸他的心跳。



    此时已经马军的心跳已经变得十分的微弱,而且心率十分的缓慢。



    我知道事情不好,眼看着马军的身体状态开始急速的下滑,我有些慌了,记得上学的时候学过急救,我还记得心肺复苏的方法,也不知道马军现在的状态用这个合适不合适,但是此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我正在试着抢救马军,这时门外 传来了动静,二叔和元宵推门走了进来。一见到这个场面,两个人都有些发愣,元宵立刻问道:“怎么?他又不行了吗?”



    我一边摇了摇头,一边继续按压马军的胸口,“刚才还好好的,说着说着话,就突然倒下了。”



    二叔一把将我推开,上前扶住马军,仔细的看了看他的眼睛,以及耗了耗脉象。元宵问二叔,“二叔,这是什么情况?”



    二叔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道:“他刚才不是身体恢复了,他那是回光返照。”



    听到二叔这么一说,我的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以前见书里提过什么回光返照,如今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这说明马军真的不行了。



    马军此时已经重新躺在了床上,嘴边还挂着一丝笑意,我知道这是他仅存的那点生命最后的燃烧。



    二叔转头问我,“你们刚才说什么了?”



    我有些迟疑的说道:“我,我问他,当年在祁连山到底经历了什么?”



    我这么一说,元宵一下激动了,关于二叔之前给我讲过的关于马军的事情,我也跟他说过。



    元宵一下子跳上马军家的土炕,低下身子问道:“马叔,马军!!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元宵连问两遍,马军都没有回答,只是在不停的短促的喘着气。



    二叔突然一下把元宵推到了一边,大声吼道:“都TM住嘴!!马军当年就是因为那件事情脑子坏了,如今眼见他已经油尽灯枯,你们怎么还用这件事情刺激他!还有没有人性,让他安安静静的走不行吗!!”



    我很少见二叔发这么大的火,想想也确实觉得这样不妥,不由的心存愧疚。元宵也讪讪的回到了地上。二叔平静了一下,转头对我们说道:“我知道你们想知道什么,那些事情马军曾经对我说过,我可以把我知道的告诉你们。”



    二叔说完掏出针灸包,对着马军的几处穴位扎了下去。很快马军的情况平稳了一些,但是并没有根本性的好转。二叔又拔出一根银针,正准备再次施针下去的时候,忽然停住了手上的动作,他看了看马军的脸,轻轻的要摇了摇头,伸手把马军身上的针都拔了下来。



    元宵出声问道:“二叔,您这是......”二叔摆了摆手,伸手把马军的身上的衣服整理了一下,“他该走了!”二叔和马军相识多年,尽管马军脑子有些问题,但是从这段时间我看得出来,二叔从来都是把马军当做一个正常人来看待的。二叔背对着我们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语气中透着伤感。



    我和元宵也立刻肃穆而立,心中也是很不舒服。忽然间马军用力的转头看向我们,眼神中透着急切,我们不明所以,赶紧开口询问,但是马军此时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的胳膊动了动,像向我们示意但却并没有举起来。



    我看着马军的眼神似乎是看向我们身后的,我转头发现靠墙放着一个柜子。我走过去打开柜门,当我看到里面的东西的时候,不由的心中感慨,肃然起敬。在柜子里面放着一身叠的整整齐齐的军装,看得出来是旧式军装,应该是马军退伍的时候穿回来的。



    我明白了马军的意思,穿军装的时候,是他一生中最为荣耀,也是最为怀念的时光,至死不忘!



    我把军装拿出来放在马军的身边,此时马军的眼神中透出了一股心满意足的神情。他的目光慢慢的从军装上移开,最终转头看向了我。在与他的对视中,我看到他眼神中的光亮,迅速的暗淡了下去,紧接着头一歪,闭上了眼睛。我长长的叹了口气,不禁鼻子一酸,我知道马军已经死了!



    虽然说起来除了二叔,我们跟马军之间的交情并不太深,但尽管这样,马军咽气的那一刻,屋子里的气氛瞬间变得有些哀伤。



    很快,村里来人为马军办了相关手续,就直接拉到火葬场火化了。



    没想到马军竟然真的如他自己所说,以这样一种方式尘归尘土归土了,但是其实我知道,他刚才对我说的是另有所指。虽然已经没有办法再向他求证,但是他当时说给我的那几句话,却一直在我的耳边萦绕。



    等到众人从火葬场回来入殓之后准备下葬的时候,没想到突然间天降大雨。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