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夫宠_ 25.你不能杀我-

时间:2021-05-28 18:5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鱼愿小说夫宠 25.你不能杀我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眼泪和鼻涕糊了一脸,极致的疼痛与四肢的僵硬让他下身失禁,向来自信且老谋深算的尚书大人早已丢了他原本的风貌。

    抬眼看着萧慕容眼中的情绪,苏毅然终是深深的畏惧于对方的残忍疯狂。努力扯回一丝神智,他反复张唇,无声的对萧慕容说道:“我说。”

    曼陀罗的痛苦,果然无人承受的住。

    可是……

    停顿许久,看着苏毅然那骇人模样,目光落在他反复重复着两个动作的嘴唇上,萧慕容的眼眸中划过一抹残忍。

    还不够。

    阿景所承受的那些,苏毅然当加倍承受。

    ……

    ……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萧慕容方才背过身去,让鸣瑛将能暂时压制曼陀罗的药丸扔进了苏毅然的嘴里。

    “说罢。”停顿片刻,等到苏毅然缓和之后,萧慕容这才转过了身。

    承受过极致疼痛的四肢不住的抽搐痉挛,让他不能随意动弹,眼珠从眼眶中凸出来大半,就仿佛快要整个掉出来一般。

    苏毅然躺在床上,看着萧慕容的侧脸,因太过凸出而显得十分骇人的眼眸里升起浓浓恐惧,缓了许久,这才有气无力的说道:“在,竹园内庭的地下室里。”

    ……

    ……

    暗涯受命离去,很快便将躲藏在地下室里的那个制蛊师给带了过来。

    萧慕容转过身,看着那被暗涯压着的那位制蛊师,片刻之后,冷鸷的长眸中突然闪过一丝深沉。

    眼前的这个人穿着一件连着兜帽的黑色长衫,身形纤细,站在暗涯身前,显得有些瘦小。

    因制蛊师须顺从蛊虫好阴湿之地的习性,是以他露在外头的皮肤都显现着一种病态的苍白。

    可让萧慕容在意的却并不是这个。

    ……

    明明是被压制着,却并未表现出一丝慌张情绪,反而一脸的泰然自若,一脸平静么?

    “你是聪明人。”微微眯了眯长眸,萧慕容透过微弱月光对上那人兜帽下显露出来的那双眼眸,看着他眸中那抹波澜不惊,淡声道,“是以你当知道本王需要什么。”

    花容抬眸看向那半隐在黑暗中的青年,对上他深邃莫测的眼睛,在感受到对方周身内敛沉着的气势之后,似乎是微微愣了愣。

    裕王此人,果然与传言中的,不太一样。

    脑中思绪转瞬即逝,不过是瞬间功夫,花容便反应了过来,低敛下眉眼,应声道:“是,在下知道。”态度不卑不亢。

    “那你应当知道,该怎么做。”长眸中划过一抹玩味,萧慕容抬手示意暗涯将花容放开。

    “是。”被松开之后,抬手活动了下手腕,花容没做任何犹豫,平静的从怀中拿出了一个锦盒,似是早有准备,“这便是绫罗的解药。一共三粒,是同绫罗同时制出,殿下若是不放心,大可找人试药。”

    看着花容手中锦盒,萧慕容心中升起几分赞许。

    当真是因为已经知道逃不开,便索性不准备出逃了么?

    看来,苏毅然请来的制蛊师,倒是比他本人还要通透的多。

    让鸣瑛上前接过锦盒,萧慕容看着花容被兜帽遮去大半的脸,片刻后,沉声道:“若你这诚意是真,毒解之后,本王定会放你离开。”

    “在下自然信得过王爷。”低垂下眼眸,花容淡声道。

    尚书府外早已被人围得水泄不通,他明白,若是出逃,必然难逃一死。

    与其如此,倒不如交出解药,以示真诚,与对方赌一把。

    自然,若是信不过裕王为人,他也不敢赌这一次。

    抬眸望向已经在黑暗中转过身去的那个人,花容明白,对方即是说出那样的话,定然是明白他的想法。

    ……

    ……

    让暗涯将花容先行带回王府之后,萧慕容再次来到苏毅然的床侧。

    躺在床上四肢抽搐的人似乎是感觉到了身体的某些变化,抬头望向萧慕容的眼眸里,满是惊恐:“你刚刚给我吃的什么?为何……”正说着,熟悉的疼痛再一次席卷而来,让他连开口说话都变的艰难起来。

    “为何会再次毒发?”低垂下眼眸看着面目开始狰狞的苏毅然,萧慕容摊开手掌,将手中匕首扔在他身边,神色自若的就仿佛在叙述一件无关痛痒的事情,“自然是因为刚刚喂给你的不是什么暂时缓解曼陀罗的解药。”

    “你……想做什么?”阴冷的眼眸中升起浓浓恐惧,苏毅然看着站在床前居高临下的睥睨着自己的这个人,就像终于反应过来什么一般,颤抖道,“你……不能杀我……我……可是苏景的……父亲!”

    “呵。”轻笑一声,萧慕容弯着唇角微微俯下身去,看着苏毅然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我若杀你,又怎会让阿景知道?”

    “再者……”深邃的长眸中升起浓浓暴戾,萧慕容抬手用内力将床侧的匕首吸入掌心。

    直起身来,快速的划过苏毅然的嘴巴,割去他的舌头,萧慕容看着苏毅然嘴巴里溢出的鲜血,冷声道:“你,已不配自称阿景的父亲。”

    摊开手,微微歪着头,任由手中匕首直直插进苏毅然的手臂,萧慕容看着苏毅然因曼陀罗的发作而喊不出声不能动弹的模样,片刻之后,方才道:“断问尚且可压制曼陀罗之痛一时,还将延长其毒发时间。尚书大人,且再等等。”

    “王爷。”身旁的鸣瑛突然走上前来,“时间快到了。”

    偏头看了眼鸣瑛手中快要消失的固体香,萧慕容再没看苏毅然一眼,果断的转身往门外走去。

    深邃长眸中,划过一抹残忍,萧慕容沉声对苏毅然说道:“待皇兄来时,你方可解脱。”

    ……

    ……

    走出门外,看着苏毅然门前种植着的柳树,萧慕容沉默片刻之后,这才对身后跟着的鸣瑛他们道:“回府。”

    苏毅然,他要杀。

    可他并不准备让他死的痛快。

    大皇兄与二皇兄,他也不会放过。

    今日之事,必然会让他们步入棋局。

    父皇多疑,谁也不信。

    三个皇子同时出现在尚书府,明面里所有证据都将指向一人。

    暗地里,却必定风起云涌。

    只是不知,先一步出现在苏毅然房间里的,会是谁?

    而到那时……

    ……

    ……

    夜未央,月亮缓缓藏于乌云后头,昭示着即将变化的天气。

    萧慕容站在子陵居外,抬眸望着院里那几株葱郁的木棉,不知为何,脑中突然划过苏景那规规矩矩的模样。

    长眸中快速划过一抹暗沉,萧慕容看着子陵居的大门,唇角却是扬起一抹温和笑容。

    如此一来。

    阿景便永远都不会知道,是谁杀了苏毅然。

    他与阿景之间,也不会出现任何隔阂。

    当然,他也不会允许任何东西插足在他与阿景之间。

    垂下长睫,遮去长眸中那抹阴鸷。

    萧慕容抬手,轻轻推开了子陵居的门。

    若是可以,他是不愿意让阿景知道他这般模样的。

    ……

    ……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