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都说我哥是纨绔_ 53.053 你是说天下乌鸦一般黑-

时间:2021-06-11 12:3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烟波江南小说都说我哥是纨绔 53.053 你是说天下乌鸦一般黑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第五十三章

    苏瑶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 也错过了对丈夫解释的最好时机。

    而武平侯府中, 几个人正凑在一起讨论化妆品的事情,就连武平侯夫人都参与了进来,可见变美这件事对女人的吸引力是不分年龄的,苏颖心中暗自庆幸,当时她也送了武平侯夫人一套,只是不确定武平侯夫人会不会用。

    苏颖的丈夫买的是一整套的化妆品, 盒子是酸枝木雕刻而成的, 打开锁以后,里面放着摆放整齐的各种瓶瓶罐罐,中间还放着几把像毛笔一样的东西。

    苏明珠拿起里面的小册子翻看了起来, 小册子里清楚的介绍了每一种东西的用法。

    苏颖指着左下角的五个陶瓷小盒介绍道:“这些是口红, 用这把小刷子涂到唇上。”

    苏怡小心翼翼打开,就见每个小盒内的颜色都不同, 还有一个是无色的:“倒是比唇脂看起来漂亮一些。”

    苏颖笑道:“我也觉得,而且每个小刷子的用途都不一样,方便了许多。”

    白芷然把那几支小刷子都拿出来仔细看了起来:“这些小刷子的形状各不相同, 有些是扁扁的有些是两边短中间略长……”

    苏颖其实也刚得到没多久, 把自己摸索出来的东西都说了以后,见时辰不早了就先告辞了, 苏怡也急着回屋看自己的那一套, 武平侯夫人也没多留, 虽然没有明说, 可是苏明珠觉得母亲也是回屋折腾化妆品了, 说不得想给父亲一个惊喜呢。

    而早已被妹妹和媳妇抛弃的苏博远,索性叫着姜启晟等人一起去茶馆听说书了。

    等就剩下白芷然和苏明珠,苏明珠才问道:“嫂子可是有话要说?”

    白芷然犹豫了一下说道:“我觉得这些叫化妆品的东西不像是舶来的。”

    苏明珠没有觉得惊讶,而是看着白芷然。

    白芷然说道:“其实仔细看来,不管是口红还是说的腮红,和我们原来用的胭脂都相似,只不过颜色更多而且分开了。”

    苏明珠点头。

    白芷然接着说道:“最重要的是那些刷子,很像是毛笔。”

    苏明珠挽着白芷然的手说道:“我也觉得不是舶来品。”而且怕是和卖奶茶的那个人是一个地方的,或者说他们都和当初卖香皂那些人是同一个地方来的。

    白芷然笑道:“不过这些东西是真的很好看,而且感觉方便了许多。”

    苏明珠手指戳了戳白芷然的脸:“我给嫂子化妆吧。”

    白芷然咬了下唇,才应了一声:“可不许画难看了。”

    苏明珠笑嘻嘻让山楂去打了温水,保证道:“不会的。”

    白芷然这才乖乖坐下:“不过那个春晚是什么?”

    苏明珠已经把小册子的内容记好了,一边和白芷然讨论用法一边小心翼翼给她上妆:“我也不知道,原先就觉得她很奇怪,经常说些神神叨叨的话,如今越发的不着调了。”

    有些事情苏明珠不告诉白芷然,也是不知道从哪里说,而且就算要告诉,也该是由苏博远来说的。

    白芷然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其实我成亲那晚做了个梦。”

    苏明珠问道:“不好的梦吗?”

    白芷然嗯了一声。

    苏明珠也停了下来,坐在了白芷然的身边,挥手让屋中伺候的丫环离开,这才问道:“所以那些日子你的异常不仅仅是因为刚嫁过来?”

    白芷然像是不知道要怎么说,其实这些事情埋在她心底许久,每当想起来的时候心里都是扎着的疼:“那晚上我梦见……我带发修行,虽然活着却和已经死了差不多,或者说还不如死去,我偏偏活着。”

    苏明珠咬紧牙,却控制不住红了的眼睛。

    白芷然没有注意到苏明珠的异常,手里拿着把小刷子,手指轻轻摸着上面的毛:“而且我在……我看见了、看见了父亲、母亲和博远的牌位。”

    这话很不吉利,所以白芷然说的有些犹豫,如果不是和苏明珠的关系,她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明珠,我很害怕……梦中太真实了,我好像还能感觉那种锥心之痛,一种绝望。”

    苏明珠伸手搂住白芷然,白芷然低声哭了起来:“真的很可怕很可怕。”

    “我知道、我知道。”苏明珠低声安抚着:“都是假的,梦里都是假的。”

    白芷然的手紧紧抓着苏明珠的衣服:“不是假的,我觉得不是假的,明珠……我很怕。”

    苏明珠微微仰头,手轻轻拍着白芷然的后背:“不会发生的,嫂子你信我,这些绝对都不会发生的。”

    虽然这么说,可是苏明珠想到了自己的梦,白芷然看到了她父亲和兄长的牌位,却没有她的,和她梦中的情景对上了。

    白芷然咬唇,低声说道:“我后来看到我母亲抱着一个孩子进来。”

    苏明珠的身子一僵,脸色变了。

    白芷然深吸了口气,微微推开苏明珠:“可是我看不清楚牌位上写的卒于什么时候,我想看清楚却怎么也看不清楚,我最后只看到那个孩子……在看到那个孩子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孩子是博远和我的儿子,我……我活下来是因为这个孩子。”

    苏明珠的泪水忍不住一直落下来,原来最后活下来的不是她一个人,她哥的孩子还活着,她父母的孙子还活着,她的侄子还活着……

    白芷然看着苏明珠的样子,也吓了一跳说道:“明珠你别哭,你别哭,我信你说的,都是假的,肯定是假的。”

    苏明珠说道:“嫂子,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白芷然沉默了一下,许久才摇了下头。

    苏明珠揉了下脸说道:“这些都是假的,不会成真的,你们肯定会给我生许许多多侄子和侄女的,不管是我父母还是兄长都会长命百岁的。”

    白芷然毫不犹豫地点头,又说道:“其实还有些奇怪的地方,梦中的我并没有嫁人,那个孩子能说话了也只是叫我姨母,并不是母亲……”

    苏明珠不知道要怎么告诉白芷然,犹豫了下说道:“你要不要把这些和哥哥说?”

    白芷然微微垂眸:“我不敢说,因为我没看到你的牌位,我才敢告诉你的。”

    苏明珠双手捧着白芷然的脸:“嫂子,和哥哥说吧,这些不该你自己承担的。”

    白芷然许久才点了下头:“其实和你说完,我心里也轻松了一些。”

    苏明珠却觉得心痛,她的嫂子上辈子是怎么样的心情留下了这个孩子,她的兄长明明为了白芷然弄毁了自己的名声退婚的,为什么会让嫂子有了孩子……苏明珠了解自己的哥哥,那个孩子不可能是他主动留下的,他是想让白芷然好的,哪里会让孩子拖累她。

    可是如果白芷然退亲是为了不连累家里人,那个孩子是白芷然哭求留下的呢?又或者就像是白芷然说的,活着却和死了差不多……如果没有那个孩子,怕是白芷然也会选择死去,而不是那般活着。

    苏明珠不知道要说什么,更不知道该怎么去劝白芷然。

    白芷然却已经恢复了情绪,而且让丫环端了温水来,亲手拧了帕子给苏明珠:“明珠……我能感觉到梦里是真的,可是现在也是真的,已经和梦里都不一样了。”

    苏明珠接过帕子,整个盖在脸上,声音闷闷地说道:“是的,一切都不一样的。”

    白芷然也给自己拧了帕子,拿在手里思索了一下说道:“明珠,我觉得那个孩子是我愿意生的,我不可能看着我爱的人什么都留不下的,虽然……那样对孩子不太公平,可是博远这么好的一个人,不应该、不应该就这样消失的。”

    苏明珠感觉到白芷然说的话其实有些乱,但是苏明珠听明白了她的意思。

    汇贤楼中,苏博远觉得自己可能和这里犯冲,或者不应该带人过来,明明他自己来听说书也没有出事的,偏偏这次带了堂兄和姜启晟来,就出了问题。

    苏博远记性很好,所以一眼就认出了拦着他们的人正是上次去府上挑拨离间的那名衙役。

    和上次见面相比,这名衙役狼狈了许多,他脸上还有没有消去的青紫,还跛着脚怒声说道:“武平侯的嫡子打死人,我不过是说出真相,他却买通知府暗害我!如果不是我机灵……”

    苏博远看着衙役:“要不是你机灵怎么了?”

    “要不是我机灵,我就被你们暗害了!”

    “我怎么暗害你了?”

    “你仗势欺人!”

    “哦。”

    苏哲觉得苏博远现在的表情很气人,他本来就是桃花眼,此时半眯着看那衙役,再加上身高,有一种正在蔑视的感觉。

    姜启晟站在一旁没有吭声,他觉得苏博远的这个应对有点眼熟,好像……自己的那个未婚妻。

    苏博远冷哼了一声:“我就仗势欺人了怎么了?”

    衙役指着苏博远怒道:“大家看,这就是侯府嫡子的无赖面孔。”

    姜启晟说道:“如果你真有冤情,不如就去击鼓告状?”

    苏博远点头:“对啊,你去告状。”

    衙役怒道:“谁不知道天下乌鸦一般黑!而且你们是官官相护,谁会给百姓伸冤?我又没有一个侯爷爹!”

    姜启晟神色平静问道:“既然这样的话,你不如告御状。”

    苏博远觉得有些不对,苏哲心中却已经明白过来,姜启晟像是在提建议,可是已经引着这名衙役把所有官员都给得罪了,官官相护?天下乌鸦一般黑?怪不得这人能连中三元!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