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西幻)所有长得帅的深井冰都喜欢我_ 208.第二百零八章-

时间:2021-07-05 16:5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我这次一定填坑小说(西幻)所有长得帅的深井冰都喜欢我 208.第二百零八章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一秒记住【爱♂尚★小△说§网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章五分请支持正版 看盗版的记得补票   三天小长假眨眼间就过去了两天, 我呆坐在开满了玫瑰花的庭院里, 单手撑着脸,唉声叹气。

    鼻尖充斥着浓郁的花香,因为魔导器的原因, 玫瑰就算不在花季也在浓烈的绽放着。也许是违背了自然规律的惩罚吧,原本还算得上好闻的花香一下子变得很刺鼻。

    我又叹了一口气, 随手伸向面前的银盘。

    然后一只骨节分明修长有力的美手拿走了银盘中的最后一块饼干。

    我掀了掀眼皮。面前顶着一张俊脸的神官咔咔两口就把莓果饼干吃了个干净,连个抢的机会都不给我。

    无精打采的我懒洋洋的呛他, “你是八辈子没吃饱饭了么。”

    “不一样。抢来的食物总是格外美味。”

    不愧是亚当。这种无时无刻都能让我生气的能力真是屌。

    “你今天怎么来了。”明明前几天在花园都没有碰到。

    “因为听见了你心灵的呼唤。”

    我嘴角一抽, 正准备跳起来打爆这个老流氓的狗头时他很及时的转移了话题, “有什么烦心事吗。”

    “……嗯。”熄了火的我老老实实坐回位置上。虽然面前的男人毒舌又喜欢戳人痛脚, 但却是我在这个世界里唯一可以倾诉的对象。

    虽然嘴巴上恨不得坟头蹦迪,但心里已经把他当做朋友了吧。

    当然这种话我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

    我的视线开始飘忽, 思考怎么循循渐进又不被察觉的把自己的烦恼像倒垃圾一样倒给他,“皇姐新带来的那个士兵你知道吧。不过现在已经是骑士了,负责教导我魔法。”

    小心翼翼的扫了亚当一眼。面瘫神官依旧双眼空洞表情面瘫。这么平淡的样子反而给了我继续说下去的勇气。

    我缓缓开口道, “但是。我果然没天赋学——”

    “如果只是因为没天赋的话就好了。”

    “你真正烦恼的是来到异世界,变成皇女的你依旧和那个普通的大学生没有任何区别。”

    “提不起劲,不想努力, 半途而废。”

    体无完肤的我一脸面瘫的看着亚当,从他没有表情的俊脸上硬生生的看出认真。仿佛真的是个正在倾听我烦恼的神官。

    我清楚的知道他并没有挖苦也没有嘲笑,只不过是像面诚实的镜子一样把我真正所烦恼的呈现了出来而已。

    缓缓坐直身子, 我往后一倾放松的靠在镶着软垫的椅背上, 说道, “亚当,你不懂人心。”

    亚当没有回话。

    “这种时候你应该利用好你这张俊脸像个王子一样的安慰我啊混蛋!”我操起面前的银制圆盘就往亚当的脑门上砸,“如果是galgame的话刚刚你的好感度就已经到负一百了!”

    “的确有人说过我在少女细腻的感情上太过迟钝了。”亚当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竖起一根手指,一个漂亮精巧的圆形魔法阵立刻浮现挡在了他的面前。小小的魔法阵浮动着荧光,任凭我像个狂战士一样疯狂锤击也依旧完整可爱,“那么重新来。让我用这个被圣母开过光的温暖胸怀接纳多愁善感的你吧。”

    “吔屎啦!”

    ……

    阿诺德再次见到我的时候,有点惊讶。

    毕竟从来要抓来上课的二皇女这次却提早坐在了课堂里。还准备好了笔和纸。一副认真听讲的样子。

    而比起整装待发的我,阿诺德就显得随意了很多。依旧穿着蓝白的骑士服,腰间配着剑手里拿着书。唯一不同的就是他的胳膊上还挂着一件外套。

    见阿诺德还有些吃惊的看着我,我善意的唤道,“阿诺德老师?”

    一瞬间阿诺德的表情很复杂。

    不过冷淡系的人都有快速恢复的能力。很快他就接(无)受(视)了这个称呼,随手呼唤出一个冰做的模特,将原先挂在手臂上的外套工工整整的穿了上去。

    突如起来的冰柱让整个房间温度骤降。而且看样子这种冰还不会化。穿着中袖长裙的我一下子冷的哆嗦了一下。

    然后一件蓝白的外套便被递了过来。

    我有些微楞的抬起头。只见淡漠的美少年正穿着白色的长衬衫,低垂着眼睑看着我,浅色的眼眸干干净净。见我没有接过,他直接间外套披在了我的身上。随即转过身握着凭空而现的冰制教棒,走向讲台,“抱歉。今天只带了冰系的结晶。”

    圣恩露斯是临海国家,自然水系和冰系的结晶多一点。虽然我相信阿诺德喜欢用冰系结晶的原因是因为便宜,但是不得不说冰的属性还是很适合他的。

    我有些担心的问道,“那你不会冷吗?”

    阿诺德将手轻轻附上袖口。白色的复杂符文一闪而逝去,紧接着一个复杂到我绝对不会想去搞懂的魔法阵浮现在了袖口上方。

    魔法阵是等比例缩小过的,里面那些密密麻麻的符文搞得我密集恐惧症都要犯了。

    阿诺德很敬职的讲解道,“多维几何环形回路。使用空间火光水以及一些辅助魔法元素——”

    我冷静的制止道,“阿诺德老师。我知道你不会冷了。请回归正题。”

    阿诺德有些遗憾的隐去了魔法阵。随即认真的开始讲解那件外套。

    符文绘制成简单的圆、三角等几何图形状的回路,再由这些简单的回路组成魔法阵。

    也就是说真正起作用的是那些符文,而回路只是起到联结、排序、稳定、触发的作用。

    “衣服的话不能像魔导器那样充能。”阿诺德凌空一划,各色的细微符文立刻显现,顿时房间亮的不行,在阿诺德收手的时候又很快黯淡了下去,“所以制作的时候直接将魔晶一起做了进去。是消耗形的一次性用品。”

    我突然想起了大姐那浑身装满了led灯的高达盔甲,“也就是说皇姐的盔甲其实是属于魔导器么。”

    “嗯。”阿诺德微微点了点头,若有所思,“不过目前的技术无法减轻物质的质量。所以像大皇女殿下盔甲那样的防具,属于少数。……嗯,真是个好的研究方向呢。”

    “那个我有些好奇。魔导器的‘光’无法挡住么?”明明面前的这件衣服平时根本不会发光啊。

    阿诺德很聪明的反应过来我在说什么,解释道,“那个么?是大皇女殿下的兴趣。”

    “……哎?”

    阿诺德淡漠的说出惊人的话,“虽然我觉得有结界魔法的话衣服轻便为好。但大皇女殿下是个传统的人。觉得纯金属打造的盔甲很酷,很有威慑力。而且她喜欢自己‘闪耀’的感觉。”

    “……第一次发现皇姐不为人知的一面呢。”

    “当然并不是完全的金属。是魔晶和金属人为合成的合金。更轻也更坚硬。”

    阿诺德看向我。那认真的目光让我有些微楞,“虽然不在我的研究范围。但二皇女殿下想知道的话,我会留意的。”

    “不不不不!不用了!”反正我没想过穿着高达到处跑啦!

    “多学些知识总归是好的。殿下不用顾忌我。”

    “……不,还是不了。”我没有顾忌你你这个书呆子给我有点自觉啊!

    我突然发现阿诺德有一种让我恐惧学习的魔力。原本还颇有兴趣的合金学被他这么一提居然就让我无比恐慌。也许我学习不好的原因是因为他?

    但是看着阿诺德认真教学的样子我还是把这个大逆不道的想法压在心里最黑暗的小角落。我实在无法否定一个认真的人啊。

    就算他的确成功的让自己第一个学生对知识产生了恐惧。

    一个不靠谱的老师和一个不靠谱的学生一起努力的上完了一堂课。看着那跟细长的冰教棒消失成光,我内心不由的感到解脱。但在阿诺德看过来的时候又立马端正神色。

    在他眼里,我一定是受到知的洗礼,容光焕发的样子。

    阿诺德最后问道,“还有什么不懂的么?”

    我轻轻摇了摇头,微笑着说道,“这次的讲学很成功哦。就算是我也很有收获。”

    阿诺德谦虚的说道,“不。是二皇女殿下天资聪慧。”

    再聪慧的学生也被你折腾成傻逼了好不好。

    我狠狠的咬了下自己的舌头,用疼痛唤回了理智没有吐槽出来。等好不容易放松了,我才意识到一个很重要却一直被我忽略的问题。

    “阿诺德老师。为什么这件外套我总感觉很熟悉呢?”

    “因为是圆桌骑士团的骑士服吧。”

    “……哎?”

    “我在过来的时候看到它挂着。就顺手拿来用了。”

    “……”

    果然。阿诺德有随时随地让我恐惧的能力啊。

    身后的小护卫被我嚣张的动作吓得不轻。磕磕巴巴的想要阻止,却被我直接无视。

    经过了那么多日子,我被阿诺德带的走路也快了很多——应该说快的过分了。身后的小护卫一边嚷嚷着“小姐请注意脚下”,一边同样“嗒嗒嗒”的着跟在我身后,两人急促的脚步声在空阔的地牢中不断回响。

    鉴于阿诺德的特殊性他被单独关在了一个房间里。并没有人看守。而且姐姐没说关多久,只要他想随时可以出来。

    但是那个死脑筋的家伙没个三四天是不会出来的就是了。

    我抬起脚,狠狠的踹向挡在面前的木门。年数已久的木门承受不了这狂野的一击,“砰”的一声砸在了墙上,再被弹起,发出“吱呀吱呀”的哀嚎声。

    这一声很好的吸引了铁栏杆对面的少年的注意。原本低垂着的水色脑袋抬起,露出了少年俊美的脸庞,以及那双微睁的冰色眼睛。

    “伽德莉切……殿下?”

    我没有回答他。只是转过身,对着一脸夭寿的小护卫微微鞠了一躬,“麻烦了罗森骑士。送到这里就可以了。”

    “您言重了!伽德莉切殿下。”

    既然在场只有我们三人也就不需要再隐藏身份。罗森越过我一脸严肃的对阿诺德问了声好,我无语的看着不用压抑住那份忠犬之心的他一瞬间似乎长出了一双狗耳朵,身后竖得笔直的尾巴还在使劲的摇。

    恍惚间想起了大皇姐回宫全民沸腾的景象……所以我圣恩露斯也是偶像治国吗。

    阿诺德顿了顿,随即平淡的回了一句“你好”。得到偶像回应的罗森再一次羞红了脸,强忍着激动的心情颤抖的问道,“殿殿殿下!需要我帮您守门吗!”

    “不用了。”

    我抬起手,老干部般的拍了拍他的肩,“你们的工作也是很辛苦的。回去好好休息吧。”

    罗森立马回道,“不辛苦不辛苦!”

    “不不不辛苦辛苦。”

    “哪里哪里!一点都不辛苦!”

    “……”

    我面无表情着一张脸把激动得嗦不出话的罗森“请”了出去,关上了门。又等了一会儿,直至门外传来了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后,不由自主的长呼出一口气。

    转过身。我靠在门上居高临下的注视着铁栏杆后的阿诺德。性格认真的他果不其然的换上了粗糙的囚服,而那套骑士服则是叠齐了和魔导器以及配剑一起放在了铁栏外的角落里。

    明明连私自带着公主出王城的胆子都有,在这种事情上却那么死板。

    “哝。”

    我将手里的书竖起,穿过铁栏杆的缝隙递给他,“我让罗森随便拿了本书。虽然在牢房里,但是看书总行吧。”

    “殿下。”

    清冷的声音让我有些微愣。栏杆那边的阿诺德站起了身,原本俯视的角度再一次不得不变成了仰视。

    冰色的纤细少年一如既往的一脸平静。他低垂着眼睑看着我,缓缓开口道,“那个少年,是您的骑士吗。”

    “……哈?”

    我不明所以的眨了眨眼。面前的阿诺德再次平静的重复道,“那个少年,是您的骑士吗。”

    “……不是吧。他是整个圣恩露斯的骑士。”

    这次终于听清了阿诺德问题的我不明所以的回道。我看向他的眼睛,那双冰色的眼睛一如既往的纯粹干净,什么都没有。

    因为太干净了,无法读清他的感情。

    似乎只是因为好奇便问出口了而已,如孩童般简单的想法。

    如冰一般的骑士不再提问,拿走了书。在触碰到那纤细莹白的指尖时,感受到的是不属于人类的冰冷。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